<nav id="o9hh3"><code id="o9hh3"></code></nav><table id="o9hh3"><small id="o9hh3"><dd id="o9hh3"></dd></small></table>

      
      <var id="o9hh3"></var>

    1. <table id="o9hh3"><small id="o9hh3"><dd id="o9hh3"></dd></small></table>
      您的位置首页  都市文化  文化

      国际博物馆观察(八)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

      国际博物馆观察(八)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

        繁忙,喧嚣,车水马龙,在21世纪的今天,墨西哥城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首府一样,充斥着现代都市特有的气息。然而在这座城市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庄严而神秘的博物馆,向前来探访的人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多彩、悠久又充满神秘气息的尘封往事。

        在查普尔特佩克公园的小道尽头,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映入眼帘,它拥有12.5万平方米的占地面积和3.3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是拉丁美洲体量最大且最知名的博物馆。这座博物馆的前身,正是该国的首个博物馆,墨西哥国家博物馆。它在1825年由第一任总统瓜达卢佩·维多利亚下令建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考古发掘的不断增多,博物馆的藏品数量一路增长。在1906年,国家博物馆的藏品被分成两个系列,自然历史方向的收藏品被移至专门为其打造的大厦中,被更名为国家考古历史与民族志博物馆,于1910年9月9日重新开放。截至1924年,博物馆的藏品增加到52,000件。而在1940年的12月,馆方再一次将收藏进行年代上的划分,西班牙殖民时期至现代墨西哥的藏品被转移到查普尔特佩克城堡,成为墨西哥国立历史博物馆的主要收藏,前哥伦布时代的藏品及人类学考古成果则被留存在被改换名字的原馆里。

        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由此诞生。如珍珠般璀璨的墨西哥文明,将洗净风尘焕发出夺目光芒。在1964年9月17日,坐落于查普尔特佩克公园的新馆正式揭幕。在开幕仪式上,时任总统的阿道夫·洛佩斯·马特奥斯(AdolfoLópezMateos)庄重地宣布:

        “墨西哥人民建造这座纪念馆,是为了纪念前哥伦布时代在这片领土中繁盛发展的可敬文化。在这些文化的见证下,今日的墨西哥向这个国家的原住民致敬,正是观照着你们的榜样,我们才能意识到我们民族的原初特性。”

        马特奥斯一片肺腑深情,身后的墨西哥共和国国徽熠熠生光。这座新博物馆是他牵头设立的。像国父瓜达卢佩所做的一样,历代墨西哥政府均把保护本民族历史遗产作为己任,耐心捡拾曾一度被忘却的美洲原始文化。墨西哥历来是美洲古印第安文化中心,在数千年的时间里,孕育出举世闻名的奥尔梅克文化、托尔特克文化、特奥蒂瓦坎文化、萨波特克文化、玛雅文化,辉煌程度可见一斑;在古代墨西哥历史长卷上最后辉煌的阿兹特克文明,绵延二百余年,建立起当时北美洲最大的国家阿兹特克帝国。

        而这一切,在西欧人开疆拓土的历程中被无奈终结——1519年,西班牙人入侵墨西哥,历经三年的奋力顽抗,阿兹特克人还是没能守住他们的家园。首都特诺奇蒂特兰沦陷,从此,墨西哥在西班牙的统治下历经了整整300年。在这段时间里,反抗殖民统治的斗争始终没有停止,但由于殖民文化强力渗透,西班牙语强势取代了印第安民族惯用语言纳瓦特尔语的地位,天主教广泛传播同样挤压了原生文化信仰的生存空间,印第安原住民数量愈发减少,流淌在这片土地上的原始血脉,已然所剩无几,而这片曾孕育出众多灿烂美洲文明的热带胜地,逐渐变得面目不清。

        抱着重拾文明的信念,自墨西哥在1824年正式取得独立之后,这个国家便开始了找寻失落传统的漫漫历程。目前的墨西哥城国家人类学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古代墨西哥艺术收藏,并且还保存有当代墨西哥原住民群体的人类学藏品。博物馆有23个常设展厅,二楼的民族学展,专门用于展示当代印第安民族丰富多样的传统、文化与习俗。而一楼的12个考古展厅,才是真正的墨西哥历史遗产的荟萃之地。

        墨西哥古文明之旅将从这里开始。前面的几个展厅主要负责为参观者介绍展馆的研究成果及古代墨西哥的基本背景,相当于正式探寻文明前的热身。第一个展厅“人类学入门”(Introductionto Anthropology),展示着这门学科下属的众多分类,从生物人类学,考古学,骨骼学,到语言学和民族学,古文明的研究体系发展到如今,已经相当深入和完善。“移民美洲”(Populatingthe Americas)展厅则陈列着关于中美洲文明、考古、艺术方面的大量文物,其中包括制陶、冶炼、石刻、建筑、历法、文字、文献、医药等。在公元前2300年至公元前100年,中美洲的文明样貌初步形成,原住民的居住地点迁徙到墨西哥的中部高地,由游牧狩猎生活逐渐发展成农业定居生活,这一阶段的展品被陈列于“前古典中部高地”(Pre-classicCentral Highlands) 展厅内。

        从“特奥蒂华坎”(Teotihuacan)展厅开始,人们将真正领略到墨西哥古文明的卓绝风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的特奥蒂华坎,在神话中被称为“众神诞生之地”,是中美洲文明中历史最悠久的都市,其存在意义和势力范围在墨西哥中部高原古典时期(公元前100年-公元750年)中占据首要地位。此厅内的文物主要展示其辉煌的城市文明,其中既有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陶罐、香炉,又有用作装饰的人俑、雕塑,此外还能看到羽蛇神庙的复制品和出土于太阳金字塔的石盘,它们独特的色彩和造型,无不在体现着特奥蒂华坎的昔日活力。

        紧随其后的是“托尔特克与史诗经典”( The Toltec and theEpiclassic)展厅。这是在特奥蒂华坎没落之后出现的一支新文明,展厅内陈列着该文明中富有代表性的文物,其中“祖先崇拜”的特征十分明显。再之后是“墨西卡”(Mexica)展厅,讲述阿兹特克时代的历史故事。在该厅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石雕,上面刻着宏大的战争场面,作用则是盛放人的心脏作为献祭给神的祭品。好战是印第安文明晚期的重要特征,阿兹特克人不断通过向邻邦发动战争和索取贡品来扩大势力范围。流传至今的史诗讲述着阿兹特克人的神秘迁徙、都城建立的历史及统治者的故事,浮雕和石雕则表现了阿兹特克人对战争和太阳的崇敬。

        在其中,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太阳石被放置于展厅正中。这块重25吨,直径36米,厚0.84米的橄榄石上精密雕刻着各种形象与符号,记载着阿兹特克帝国的图腾崇拜及文字历法,拥有非同小可的意义。石刻中央的太阳神“托纳蒂乌”,则给予阿兹特克人希望与力量。据传该石诞生于1479年,由当时的阿兹特克国王阿夏亚卡特尔打造,作为阿兹特克的历法与信仰之源,而在1521年,西班牙人入侵墨西哥,对阿兹特克文明大加毁损。侵略者不仅拆毁了原来的阿兹特克神庙,还在原址修建了天主教堂,希望借此重建原住民的宗教信仰。太阳石作为国之重器,同样没能逃过西班牙人的眼睛。在1569年,西班牙教士将太阳石埋进土中,希望彻底抹除阿兹特克文明的印迹。在两个多世纪后的1790年,这块石头于墨西哥宪法广场出土,随即引起轰动。殖民统治下的墨西哥人回忆起了往昔的点点滴滴,这块沉甸甸的太阳石,似乎也无形中庇佑着他们,支持着原住民们争取独立的斗争。

        看完了太阳石,参观者会走入介绍萨波特克人和米斯特克人的“瓦哈卡”(Oaxaca)展厅。这两支种族均生活于瓦哈卡地区,前者定居于瓦哈卡的中部谷地,后者则生活在山区和太平洋沿岸。在“墨西哥湾”(Gulf Coast)展厅中,主要介绍的是奥尔梅克文明,韦拉克普斯州中部文明与瓦斯特克文明。墨西哥湾沿岸温热多雨,拥有众多河流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为文明的交汇和繁荣提供了优越的自然基础。

        美洲文明中最被人所熟知的玛雅文明,在“玛雅厅”(Maya)中得到了集中体现。作为美洲中最杰出的文明之一,玛雅人的历史从前古典时期一直贯穿至后古典时期,阿兹特克文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即相当于玛雅文明的继承者。这个充满智慧的民族,历经数千年的发展演变,在天文学、数学、农业、艺术及文字等方面都获得了极高成就,是当时世界上罕有的高度发达文明之一,而其神秘的衰亡和消失,至今仍是考古界的未解谜团。在展厅内,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雕刻作品,石碑、铭文碑和装饰用的画碑比比皆是。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像雕塑作品,当中形象主要分为两大类,一为凯旋而归的战士,一为加冕仪式中的皇帝。

        一楼展览中最后的两个展厅,将目光放至更为遥远的地方:“北部墨西哥厅”(NorthernMexico)和“西部墨西哥厅”(West Mexico)中展示了以狩猎为主的北部疆域文化和西部文明中的竖井墓葬文化。住在岩洞里的北方人和搭建石房的西部人同样构成饶有趣味的古墨西哥文明景观。有意思的是,上述几乎所有的文明中最惯用的材料均为石器,青铜器和铁器的制作与使用并未在其中出现,可以被看作是墨西哥文明的特点之一。

        倘若还有时间,不妨再到二楼的民族学展转一转。那里分布有11个展室,主要介绍的是后哥伦布时代的墨西哥原住民的文化样本。留存至今的墨西哥印第安部族主要以农业为生,在传统文化上具有极大的相似性。虽然自16世纪西班牙入侵后,其宗教信仰受到天主教同化和改易,但原住民的某些宗教文化依然顽强地保留了下来,形成了一种与天主教相混相融的独特生活方式。在展厅中,参观者们可以看见以木材、秸秆和泥浆为建筑材料的传统建筑,手纺布织就的多彩服饰,以及众多的陶制品、面具和家具等。深入生活内部的展品陈列,俨然一部异彩纷呈的大型实景墨西哥民族志。

        这些基本上是常设展的完整内容。一趟逛下来,不禁让人对枝蔓丛生又古朴斑斓的墨西哥文明生出十足敬佩,博物馆自身的磅礴设计同样映衬出其伟大浩瀚:博物馆历时19个月建造,展馆建筑分为四幢,呈现天井式布局,庭院中央,一座高耸笔直的喷泉雕塑吸引人们的目光,由图腾铜柱作为支撑,顶端撑开的扇形有水流源源不息地滴落,酷似一把巨伞,也正是其“雨伞”名称的来历,表达出水元素在古代墨西哥文明中的象征意义。在建筑的四周则环绕着可爱的花园,一年四季芬芳四溢,置身其中,人们很难不感受到别样的历史情调。

        内与外,古与今。对人类学研究方法的强调,是科学务实精神的体现;深入至细枝末节的设计风格,则体现出墨西哥人对自身历史的珍视和看重。在全球化浪潮风起云涌的今天,怎样才能不在后殖义语境下丢失自己的声音,不让自身传承的古老文明丢失,成为众多非西方国家共同面对的问题。面对几经坎坷的厚重文明,墨西哥国家人类博物馆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精彩答卷,它是慷慨的,也是严谨的,是宏大的,也是智慧的,瑰丽的美洲文明画卷由此徐徐展开,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文化人类学和语言学
      • 编辑:刘世力
      • 相关文章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